对话“雨伞爸爸”:推动中国中小学财经教育,为了对儿子的爱

2015年9月10日,刘侨因一张照片走红网络。照片里是他和儿子在纽约皇后区法拉盛(Flushing)街头的背影,下雨天,他将手中唯一的伞遮在儿子头上,而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均被雨淋湿。刘侨因此被网民称为“Umbrella Dad”(雨伞爸爸)。如今,刘侨的儿子5岁了,在美国上小学一年级。对于儿子的教育,刘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将坚持中西结合式的教育方法,“给儿子西方式的可供探索的空间,但保留中式教育中重视基础和习惯养成的部分。”

20150919104455771

自去年走红后,刘侨的个人信息逐渐被网友挖掘出来,来自的天津的他,从南京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后进入中国商务部,并被公派至南非做了3年商务外交官。2008年,因妻子想去英国读书,他随至英国并进入摩根大通,2014年被派至美国纽约。

“突如其来的被拍事件改变了我的生活,而我也想改变你们的生活。”刘侨做客澎湃新闻“问吧”栏目时如此写道。

如今,刘侨不止满足于对自己儿子进行教育,他把目光移向了更多孩子的教育。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1月,刘侨在美国纽约注册成立了“雨伞爸爸基金会”。

2016年10月,刘侨准备正式辞职,离开工作了八年的摩根大通,和基金会成员一起在中国推广青少年财经金融教育项目。

对于时下困扰中国大学生甚至逼迫个别大学生跳楼的各种校园贷款,刘侨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希望中国大学生不要轻易被眼前的蝇头小利所困惑,对人生要有长远的规划。

【对话刘侨】

要鼓励孩子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澎湃新闻:儿子上小学后,你对你儿子有什么期待?

刘侨:我对儿子依旧给予了最充分的选择自由,寄予了他广阔的空间让他去探索。就像一棵小树,我先让他自己长出各种枝芽,然后再进行修剪。

作为父母,虽然要掌控整个局面,但不能斩断他的成长路线。不管是在兴趣上,还是创造力、知识学习上,我们都给予他充分的空间,考虑他的兴趣。

如果他有一天说他想去从事艺术工作,想要组乐队,作为爸爸,我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我们不想让他像我们或我们的父辈那样,活一辈子却从来没为自己而活。但不同于西方的家长,我们会告诉他这样做可能出现的后果和风险,然而最终的决定和选择的是他。

澎湃新闻:现在中国有很多中规中矩的好学生,但被认为缺乏冒险精神,对此你怎么看待?

刘侨:我觉得是我们的教育模式导致了这种状况,我们缺少激发孩子的创造性,包括对自身的思考,很多学生只能随大流,他们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到底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是谁,我做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他们可能都没有思考过。这样是对人才的浪费,他们没有发挥自己可以最闪亮最发光的地方。

我认为需要鼓励孩子们思考,到底他们想要什么,到底他们适合做什么。

澎湃新闻:是不是基于对儿子爱,所以想在教育领域做更多的事情?

刘侨:这个是有关系的。做父母的心态和之前是单身或没有孩子的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父母会不断去想“为孩子可以做什么”。

对于我的儿子,我希望我做的东西可以留给他,或者等他长大之后知道自己父亲曾经为他做过什么,我希望我的行为、我的努力能够让儿子将来觉得是一笔精神财富。

所以,我做的一切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出于对儿子的爱。

想普及财经知识改变中国孩子

澎湃新闻:你现在在教育领域有什么探索和规划?

刘侨:去年的照片让我意外走红后,我很想为孩子们的教育事业做更多事情,我自己曾经走过五大洲,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同样,我也想让更多的孩子看到外面的世界。

我想把国外的一些教育理念带入国内,让孩子们出国留学之前就对外面的世界有所了解。 我主要是想开展金融和财经细分领域的青少年教育培训。作为公益项目,我们不会向学校和学生收费,而是作为公立学校的选修课,频次大概是中学每周两节,小学每周一节。

但不排除课程之外,会有自愿的收费项目,比如出国游学项目。但就算收费项目,我们也可能向一部分优秀但家境贫寒的学生提供资助。就像美国的著名私立学校都会给一部分比例的学生奖学金和助学金一样。

澎湃新闻:你认为财经教育对于未来不想从事财经类工作的学生是否有需要?

刘侨:“经济学思维”并不是只在经济学范围内有用,而是在你的整个人生做决定的时候都会有用,比如说什么是“沉没成本”。这是一种非常普及的每个人都需要的素质。

澎湃新闻:你之前接受采访时曾说,“基金会的愿景是帮助落后地区或特殊家庭的幼儿受到该受的教育,合适的引导,成长的陪伴。”为什么现在又把目光转向青少年财经金融项目了呢?

刘侨:因为我们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切入点:一是团队的财经金融背景,从这个开始做我们比较有信心;二是通过和合作伙伴的沟通,我们发现财经和金融知识的普及能够一定程度从根本上改变家庭和孩子的理念,所谓授人以渔;三是我们发现落后地区的基础设施和网络等还有待提高,而作为一个初创的组织,我们需要从力所能及的事情先做起。

澎湃新闻:请你谈一下中美两国财经教育的现状?

刘侨:在中国一线城市,比如北上广深,中小学的财经教育相对比较普及,有企业和公益组织都在做这件事情。但在天津、南京这样的二线城市,财经教育相对空白。而在美国,50个州里有44个州都已经把金融财经教育纳入了义务教育的体系,实质是必修课性质。

澎湃新闻:对于没有接受过财经教育,经常让自己的理财行为失控的大学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侨:我想最主要的建议就是大学生要对人生有长远规划,并且对很多事情要量力而为。在人生中,大学是相对而言最有闲暇时光的一段时间,所以要充分利用这段时间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个长远的规划。而不要被眼前的一些蝇头小利所诱惑。人生的道路很长,不要因为迈出错误的一步而无法回头。

我们要开展的课程正是从中小学开始,弥补学生的财经知识,我们会先从“收入和负税”开始,逐渐让学生了解“存款,储蓄,花费”,之后会涉及“借贷和信用”,对学生理财进行指导。

在美国,很多大学生上大学的费用都是贷款所得,所以他们格外需要学会管理自己的贷款,确保自己能够在上大学之后还清自己的贷款。而最后一部分会涉及“保险和保护”、“投资和资产管理”这样的个人资产管理。

否认“雨伞爸爸”照片是炒作

澎湃新闻:去年“雨伞爸爸”照片的走红,有网友认为是炒作,认为你是为了给回国创业铺路,对此你怎么说?

刘侨:一个最简单的回答就是,如果我想这么做,我应该趁去年最火的时候立马去做这件事。应该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然后再进行炒作。网红的更新换代是非常快的,网友对我的遗忘也是非常快的。所以照片这件事确实是先发生的,然后我才逐渐探索出了创业这个过程。

而且我是在摩根大通辞职回国创业,我不一定会比在摩根大通时赚钱多,甚至是肯定不会比在摩根大通时赚钱多。我觉得,一个人不要始终在一个一成不变的环境下,就像人们常说的: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两样。

我认为人生就像在一场庙会或游乐场,早晚有一天,我们都会被清出场外,对普通人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畅快地把所有项目都玩一遍。我们来到世界,珍惜自己生命的最好方式,就是把自己的生命淋漓尽致地燃烧透了。

投行的工作“看上去很美”,但越到后面,越发现自己尽管可以在金融市场上取得成绩,但我的工作除了数字上的变动,并没有产生太多“实际”的价值。我看不到这份事业可以影响成千上万的学生,或者像Google、Facebook那样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便利和乐趣。

这就是我决定要从金融资本圈转向教育服务业创业的重要原因:我期望自己做的事可以真正直接地对身边的人产生积极的影响,孩子们会因为我的产品和服务享受到知识、乐趣和成长。

来源:澎湃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