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最贵楼盘旁开收容所 流浪汉与亿万富豪做邻居

作为全美第一大城市,纽约市的游民(homeless)数量一直居高不下,甚至位列全国首位。截至2017年11月,根据纽约市帮助游民的非盈利组织“游民联盟”的统计,全市有63169人在2017年每晚都住在游民收容所里,而2017财年住过收容所的达到近13万人(还没有包括流落街头、尚未在收容所登记的游民)。纽约市游民数量近年来已经达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的最大值,这是不争的事实。


截至2016年7月,纽约市人口约为853万7千人。而根据福布斯的统计,游民数量为7万多人。

纽约市长白思豪虽然去年11月成功连任,但此前在选举里也是经历了一番各种被炮轰的过程,其中一大被诟病的点,就是对于游民、以及游民收容所的处理问题。去年初,他就曾力推过新的游民收容所计划,要在纽约市再新建数十所收容所。

去年在皇后区华人聚居的艾姆赫斯特(Elmhurst),由酒店改造的泛美收容所被批准续约6年,引起民众大规模抗议,以及对市长白思豪、市主计长斯静格等民选官员的不满。前一年,泛美收容所还曾入住两名性侵犯,引发社区抗议。

今年,同样有众多华人居住的皇后区秋园(Kew Gardens)的一所酒店,也被租用来做临时收容所,安置单身流浪汉,让不少居民忧心起社区安全。艾姆赫斯特、秋园等地区收容所与社区之间的矛盾还没解决,白思豪又悄悄地“盯”上了曼哈顿的富人区——昨天(周三)他毫无征兆地宣布了一项计划:要在曼哈顿中央公园附近的一栋楼里设立游民收容所,容纳150名单身男性游民,计划三月份就开放。


游民收容所将开在红圈处的Park Savoy酒店里。

白思豪的这个计划,被不少人称作激怒纽约市“亿万富豪街”的举动。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看地图来感受一下:


未来的收容所所在地址:西58街158号

虽然楼房本身外观看着旧旧的,但这个地方离中央公园就一个街区,哥伦布圆环(Columbus Circle)、卡耐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等地标性地点都在附近,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这个地段可以说是黄金中的黄金了。

更重要的是,收容所所在58街的隔壁,就是被称作“亿万富豪街”的57街,以拥有众多超豪华的高层住宅楼著称,这条街上还有全纽约最贵的公寓楼——One57。


2015年,One57的一户顶层住房(penthouse)以超过1亿零40万的价格售出,创下当时的纽约市纪录。

白思豪上周才发信给全市各区的民选官员,阐述了他要实现去年承诺、在纽约市五大区修建90个新的游民收容所的计划,这周就宣布了这么个消息,可谓雷厉风行。其实在周二的一个记者会上他也说过,“游民收容所会开在各种类型的社区”,因此现在宣布开在富人区的“亿万富豪街”,也算是他事先“警告”过的事情。他还说,这预计会是长期的收容所,而不是按天租用的暂时性场所。

可想而知,此举引起了当地居民的震怒,不少住在57、58街的纽约客提到这事儿甚至骂起了脏话。美国中文网记者陈菲菲今天在附近遇到一位住在One57公寓楼里的年轻男子,他不愿面对镜头,但对记者直言觉得此事很“荒诞(ridiculous)”,他说自己和母亲都住在楼里,游民在同一个区域进出,对像他妈妈一样的女性住户尤其有影响。
流浪汉与亿万富豪做邻居 纽约市最贵楼盘旁开收容所_图1-9

更不能忍的是,很多附近居民都说自己事先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而白思豪在去年宣布这个游民收容所计划的时候说,邻近居民会在收容所开放至少30天前收到通知。按照预计三月、最快下个月开放的计划看来,现在还没通知倒是未必违背他的承诺,不过民众是否对此满意,又是另当别论。

附近居民倒也不全是反对之声。记者在57街遇到一位老人,他就住在收容所所在酒店旁边的公寓楼里,年已七十,在这里住了四十多年。他说,近年来看到的游民越来越多,交7大道转角处就有几名,每天在此游荡,冬天里流浪汉的日子尤其不好过,自己很支持开放收容所,还认为大家都应该帮助他们。

当然,白思豪也想到了民众担忧的治安问题,表示过会把社区利益考虑其中。将管理这个新收容所的Westhab也是运营布朗士及纽约上州Westcheter的收容所和可负担住房的组织,他们已经表明将在收容所内外安放56个监控摄像头,以及设置至少2名警卫。

将开放作收容所的Park Savoy酒店目前正在维修翻新,没有任何客人入住,也不接受任何房间预订。

民众的忧虑不无道理,但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的是,纽约市的游民问题也的确亟需解决。在抗议修建收容所时,很多民众认为解决游民问题的关键应该是修建足够的可负担住房,让游民得以搬离收容所,而不是政府租用更多建筑改作收容所,一味把游民“塞”进社区。还有参与抗议的民选官员和权益组织成员表示,纽约市有大量没有得到妥善利用的公寓楼,稍加修缮就可以减缓可负担住房问题,市房屋局对此却毫无动作。

可见,要解决游民和游民收容所问题,又涉及到可负担住房这个纽约市的另一难题。全市目前有超过25万户家庭在苦苦等待可负担住房,如何在安置如此庞大数字的人群以外再安置游民,无疑是一个棘手的困境。

来源:美国中文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