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放弃收购美国最大的养老地产运营商布鲁克代尔公司

地点去年曾报道,中弘集团201亿人民币洽购美国养老机构。据中国媒体近日报道,2017年年底中弘股份一直努力收购美国最大的养老地产运营商布鲁克代尔公司(Brookdale Senior Living)一事最终失败。

中弘集团董事长王永红(资料图片)

京城最阔的地产大佬跑路了?

上市公司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0979.SZ,简称“中弘股份(1.520, -0.05, -3.18%)”)正在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据一条君了解,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已经于2017年年底离开内地,目前身在香港。

2月27日,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弘卓业”)持有的中弘股份全部股份再次被司法轮后冻结,执行人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这是进入2018年以来,中弘卓业持有的中弘股份全部股份第10次被司法轮后冻结。

频繁的司法冻结已经让外界对其见怪不怪,按照中弘股份人士的说法,这家公司的资金已经出了很大问题。

自从来自深圳的联储证券在2017年12月26日爆出中弘股份旗下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债务利息违约后,包括西藏信托、中信信托等在内的各家金融机构开始担心中弘股份的偿债能力,纷纷采取申请司法冻结中弘卓业持有的中弘股份的股份的措施,即使中弘股份在第二天便宣布偿还了该笔逾期的债务。

实际情况说明,中弘股份的资金状况确实已经遇到了大麻烦。中弘股份发行的五笔债券随即宣告停牌,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公司发现中弘股份提供的偿债资金存疑,财务管理不规范,两次下调了中弘股份的主体信用评级。

一系列的事件彻底暴露了中弘股份的长期紧绷的资金状况,有前中弘股份员工向一条君表示,中弘股份还拖欠了部分员工的工资。

2017年底,陷入资金困境的中弘股份曾谋求出售中弘大厦,该资产估值60亿,融创曾欲出价30亿元收购,但最终因报价太低,中弘拒绝了孙宏斌。

从中弘股份的财务情况来看,确实已经难以应付这复杂的局面。中弘股份2017年年度业绩预亏为10亿元,主要原因在于北京项目2017年度受北京3.17商办项目调控政策影响,御马坊项目和夏各庄项目(商业部分)销售停滞,2016年已销售的御马坊项目遭遇大量退房。

在御马坊项目和夏各庄项目销售停滞后,整个中弘股份只有医疗、养老业务能够正常推进,银行等金融机构从六七月份开始停止向中弘股份提供贷款。

到了2017年年底,中弘股份一直努力收购美国最大的养老地产运营商布鲁克代尔公司(Brookdale Senior Living)一事也最终失败,中弘股份各项业务自此全面陷入停滞。“4月份的时候销售已经停滞,中弘已经没有现金流流入,其他项目还处于投入阶段,怎么可能不出问题。”一位中弘股份员工告诉一条君。

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出生于江西宜春市,1995年到北京创立中弘卓立集团,刚开始他是做汽车服务店,通过从事“洗车店”业务,王永红挖掘了人生第一桶金。他最初的梦想是希望能拥有1000家自己的汽车服务连锁店。在汽车服务连锁店之外,王永红还做过连锁加油站。

真正让王永红迈入富豪行列的是他在地产行业的第一桶金——“商住”项目北京像素。

1999年,中弘进入房地产领域,相继开发望京商业街等项目。2008年左右,北京推出了高安屯垃圾场的一块商业用地,因为地处垃圾场,几乎没有开发商对这块地表示有兴趣,这让王永红看到了机会。最后,中弘股份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成本获得该地块,打造了一个充满活力的时尚“商住”小区。

据接近王永红的人士透露,中弘股份在这个项目上至少获益50亿。北京像素也成为中弘股份仅有的知名项目。

北京像素的成功没有让王永红专注于住宅开发,中弘股份人士透露,王永红对地产开发并不热衷,反而醉心于金融和资本运作。从2009年开始,中弘股份向旅游产业转型,各种资本运作此起彼伏,包括收购海外公司。与此相对照的是,私募大佬徐翔在接受审讯过程中供出的涉案上市公司高管中,就包括了原中弘股份董事长王永红、董秘金洁。

中弘股份风声鹤唳,其控股股东中弘卓业也是步履维艰。

中弘卓业扮演了为中弘股份保驾护航的角色,其最优质的资产莫过于位于海南的如意岛和半山半岛项目。在中弘股份遭遇一系列危机的同时,中弘卓业仍再尝试将半山半岛项目注入中弘股份,期待为上市公司提供业绩支撑。作为海南最大的旅游地产项目之一,半山半岛项目在2007-2009年期间曾卖出8000元/平方米的高价,而后一路涨至4—5万/平方米。

从神秘富商闫琦手中接过半山半岛项目后,中弘卓业曾在2015年,计划以支付现金及发行股份方式,收购该项目资产包,涉及金额58亿元。但由于交易复杂,该收购并未成行。

2017年9月开始,中弘股份另辟蹊径,先由大股东中弘卓业孙公司新疆中弘永昌受让世隆基金10亿元份额,后由世隆基金收购开发半山半岛的各项目公司。中弘股份则拟通过向控股股东发行股份方式,购买该部分三亚资产。但中弘的努力在2月14日这天再次宣告失败。

中弘股份给出的理由是受国家环保督查的影响,拟收购的资产所涉及土地相关手续无法按时办理完毕,且标的资产质押尚未解除,标的公司股权无法按时办理过户转让手续。“当初购买时半山半岛项目已经经过了多轮质押,土地证一直办不下来,这应该属于项目的历史遗留问题。半山半岛项目是非常优质的资产,但要看掌握在谁手里,资金雄厚的开发商肯定能做好,但王永红拉了很多做金融的伙伴进来,金融机构在你生意好的时候是伙伴,生意不好的时候就是吃肉不吐骨头。“

环保督查风暴席卷海南,中弘卓业也未能幸免。有中弘内部人士透露,中弘卓业位于三亚的项目目前处于停工状态。这进一步加剧了中弘的危机,据相关媒体报道,上述世隆基金的出资人和几个来自不同金融机构的人已经从2017年11月开始蹲守在半山半岛项目的财务室。

“中弘的资金链一直非常紧,这样的状况并不奇怪。他们借了很多高成本资金。”某开发商人士表示。

中弘股份的现状让上述前中弘员工唏嘘不已。虽然中弘股份拖欠了部分人员的工资,但他表示之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老板王永红是个相对善良的人,对员工挺好,如果不是公司真到了万不得已的境地,老板不会拖欠工资。”

但很难说王永红对员工的“好”是真的出于责任感还是精力无暇顾及。上述中弘前员工表示,王永红忙于出席社交活动,见各种金融人士,但确说不出老板真正在做的是什么。“我入职时听人说中弘百分之八十的人在混日子,等我入职后发现实际情况不是这样,而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混日子,百分之十的人在做事。”资金压力、人浮于事最终让中弘股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现在来看,中弘股份和王永红的麻烦尚没有得到缓解的征兆,2015年起担任中弘股份董事、总经理的崔崴,以及担任独立董事的内蒙古三一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主任会计师的吕晓金已经辞职。中弘股份在2月13日公告称,中弘卓业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桥投资”)签署了《重组框架协议》。重组范围包括中弘卓业整体业务涉及的资产、负债及股权。港桥投资将帮助中弘卓业盘活资产、偿还债务,加强管理,促使乙方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 。

为此,港桥投资将向合格投资者定向募集 130 亿元人民币,期限为 3+2 年 。需要加以关注的是,已经深陷泥潭、屡次资产重组失败的中弘能否完成此次重组,这可能是一根救命稻草,也可能是又一次的打击。

来源:界面新闻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