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住超微型“蜗居”到底什么感受

住在纽约超微型的房子里到底是什么感受呢?据美媒报道,哈林区一栋历史悠久的联排别墅的顶楼有三个房门。里面一间是浴室,一间是储藏间,而剩下的一间则是托马斯的公寓了。这所谓的独间公寓是真的只有一个狭小的房间,别的什么都没有。不过,39岁的托马斯却将这里布置的井然有序。


独间公寓(资料图片)

那么这间公寓究竟小到什么地步呢?整个顶层,也就是说从储藏间到她房间的距离只有30米。不过托马斯却表示这已经比她之前在曼哈顿住过的其他房子要好多了。她是在网上找到这间公寓的,房间里只够买一个折叠沙发,一个迷你小型冰箱,小型便携烤箱和微波炉,外加一个电视。而其中那个折叠沙发也是托马斯睡觉的地方。就是这样一间狭小的公寓,租金却也要1100美元一个月。不过这毕竟是在曼哈顿,托马斯表示,这样自己上班也方便多了。

托马斯这样的“蜗居”在美国是有一个特殊名称的叫单房居所,也简称SRO。顾名思义也就是只有一两间房间,但却没有卫生间或厨房,或者需要与其他楼里住户共享这些设施。从1955年到1995年,纽约的单房居所从大约20万个降低到4万个。这一转变反映出,市政当局并不支持这种类型的居所,同时也反映出私人住房趋势的上涨,公共住房类型的下滑。

据了解,今年六月曼哈顿一室一厅公寓的平均月租金已经达到了3502美元。

单房居所SRO由来已久。在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在20世纪40年代的经济复苏中,屋主们将房屋财产重新细分,从而可以迎合低收入的工人。这样可能原本一个多间公寓,便可以分租给多个单独的租客,因此所收的租金也比较可观。实际上,SRO是一种多功能的经济适用房,与如今建造的豪华“微型公寓”没什么不同。

虽然自1955年以来,在纽约新建SRO是非法的,但过往的SRO实际上是不受限制的。,上西区的皇家宫廷酒店(Imperial Court Hotel)就这样幸存了下来。梅迪纳在那里住了大约35年,这里有大约50个长期租户。梅迪纳生活在这栋楼里,他房间可以放下一张床、一个书架、一条小长凳和一个微型厨房,幸运的是他还有自己的浴室和一个小衣橱。据报道,这栋公寓的租金每周低至99美元,许多户的面积还不到200平方英尺。每一层都和上下层一模一样。这其实也反映了城市本身,反映了许多人想要独处的愿望。

24岁的雷森德和他的两个室友奥尔伯斯和瓦罗娜一起住在一间单房居所里。他和瓦罗娜是情侣关系,两人共用一张床,而奥尔伯斯则睡在桌子下的一张充气床垫上。三人每月总计支付1200美元,其中还包含网费。虽然挤成这样,但雷森德说他更喜欢住在东村美术馆楼上的阁楼里。尽管空间有限,室友们还是和朋友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乐队。

同样还有不少全职学生也愿意住进这样的房子里。他们认为自己经济状况受到限制,同时自己也不需要更多的空间。他们的屋里只有简单的桌椅板凳,以及简单的冰箱微波炉等。一般他们的床也是简易的折叠床。不少人也表示,自己搬出去的话只会把这些房传给纽约本地人或者是移民。

不少愿意住在这样房子里居民都是看中了曼哈顿特有的街道景色和便利的社区。虽然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不少人还是把自己家里布置的井井有条,甚至邻里之间还会彼此留下字条或邀请信之类的问候。虽然这样的房子租金仍会在1300左右,但是不少人表示,纽约这座城市有太多无法替代的能量,毕竟从自己的家中望出去,就能眺望见纽约这些百年老宅的背后和头顶的天空。

来源:纽约侨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