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布拉德福德·詹森:美中若签BIT 双方均获益良多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商业与经济学教授、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J.布拉德福德·詹森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他看来,美中如果签署成功双边投资协定(BIT),那么将会是一个双赢的结局;但是从美国、中国两边来看,BIT的谈判都遇到了困难。美国正在进行的大选对于BIT起到负面作用,两位总统候选人现在都对贸易、投资协定表现出不积极的态度;而中国方面的“负面清单”始终过长。虽然本届美国政府努力推进BIT在年内签订成功,但可能性“无法预测”。

1477118143474
(J.布拉德福德·詹森(J. Bradford Jensen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国际商业与经济学教授、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国家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研究员。曾任美国人口普查局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卡耐基梅隆大学教师、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的客座教授等。研究重点是国际贸易、投资与企业之间的关系。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经济学与统计学评论》(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国际经济期刊》(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等发表论文多篇。)

詹森表示,BIT协定如果签署成功,美国和中国——尤其是中国——能从中受益良多。他列举出中国服务业的相关数据,显示与其他多个经济体相比,中国服务业在总体GDP中所占比例很低,中国劳动力在服务业中数量比例也较低,且中国服务业的生产效率也很低下。与此相对应,美国的服务业规模大、生产率高。

詹森说,服务贸易主要有跨境交付( Cross-border Provision)、境外消费(Consumption abroad)、商业存在(Commercial presence in foreign region )、自然人流动(Temporary movement of natural persons)等4种主要形式;其中美中之间的最弱项是“商业存在”,这一模式又和对外投资紧密相连。服务业状况的对比体现了美中经济的互补性;而服务进口方面现存的壁垒阻碍了美国服务业进入中国。中国的金融、科技及其他专业服务的价格也很低,“政策”是导致这一现象的首要因素。BIT的建立将有助于消除美中之间的相关壁垒,从政策角度促使服务业体现其本来的价值。

与此同时,中国获得的美国直接投资与其他国家比总额不高,与其他亚洲经济体相比比例也较低。一旦高标准的双边投资协定建立,解除投资限制,使得中国的服务业市场更开放,中国将更容易获得高质量的金融、科技及其他专业领域的服务,有利于经济发展前景。

詹森列举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多名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他们的结论都是,中国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将提升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提高中国服务业的生产率以及GDP总额。

詹森还表示,美国也将从BIT的建立中获益;除服务业等领域获得了一个广大的中国市场以外,也有利于美国帮助中国进一步纳入全球性的贸易体系当中。

作为经济学家,詹森表示自己对导致美中之间BIT前路艰难的“政治因素”研究不多,但是他认为这些阻碍来自美中双方。从中国角度来说,负面清单过长导致BIT谈判迟迟难以推进;从美国角度来说,整个国内的政治氛围不利于BIT谈判。

他特别提到,两名总统候选人中,川普对于贸易、投资协定持负面态度,克林顿也收回了对国际贸易、投资协定曾经的支持,展现负面态度。总之正逢美国大选,不利于美中之间建立双边投资协定。而奥巴马政府虽然竭力想在任内完成BIT谈判,但可能性无法估计。詹森认为,不论下一任美国总统是谁,都应当积极推动美中BIT谈判,因为两国都将从中获益。

来源:纽约侨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