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查资金转往海外

中国不断加大力度堵住大规模资金外流,令资产向海外转移不再“畅通无阻”,近来,向海外汇款也变得艰难。39岁的凯蒂·朱(Kitty Zhu)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中国对外汇资金的严格管控,让她打消了在美购房的想法。近日,中国外汇管理局通报了27起外汇违规案例,从通报情况分析,从中国向海外汇款的道路几乎已被“堵死”。

中国外汇局8月连发两文点名违规外汇案例

第三方支付机构现高危漏洞

今年8月,中国外汇局出人意料地连发两文,表明严控外汇决心的同时,更以点名形式,把近年来违反外汇管制相关条例的案例通报了个遍。

不但支付宝、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等违规企业及银行被点名,普通违规个人也榜上有名。

梳理通报案例,中国政府这次把包括蚂蚁搬家、地下钱庄、内保外贷、虚构贸易合同、虚假转口贸易五大资金非法外流管道封堵。

案例中,5则为个人违规案例,个人违规案例主要涉及“蚂蚁搬家”行为,即利用大陆个人每年5万美元的购汇额度,化整为零将资金转往海外。另外13起涉及银行违规办理相关外汇业务,主要表现为利用内保外贷、转口贸易购付汇获得银行的海外机构汇款,将资金转往海外。还有多起案例为企业违反外汇管理规定,利用虚假合同等向外转移资金。

除了这些,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也首次出现在被通报的受罚案例中,其中不乏支付宝、微信财付通这类的第三方支付巨头。深圳《证券时报》称,2017年以来,中国政府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展的跨境外汇支付业务专项检查,暴露出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展现出的“高危漏洞”。

现象

上半年查处千起外汇违规案

中国向美转移资金 地下钱庄每100万收10%手续费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蚂蚁搬家、地下钱庄、黑市交易等华人最惯用的几类汇款方式,香港《南华早报》文章称,自2018年以来,已经很难运作。

去年7月1日起,中国《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这意味着,普通中国公民在购汇时非但要继续受每年每人购汇额度不超过等额5万美元的限制,在向中国境外汇款时,更需注意“超过等额1万美元汇款将算作大额交易上报”的新政策。

中国社交媒体更流传一篇网文称,成都王姓一家在汇款超过1万美元后,收到外汇局电话,最后汇款行为只能作罢。

但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在外汇局发布的《外汇局严厉查处外汇违规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一文中,该机构给出数据:“2018年上半年,共查处外汇违规案件1354件,罚没款达到3.45亿人民币,同比分别增长19.7%和59.5%。其中,查处金融机构违规案件455件,企业违规案件340件,个人违规案件559件”。

同时,文中还表示,“保持外汇行政执法跨周期的稳定性、连续性和一致性,严厉打击虚假、欺骗性交易和非法套利等资金‘脱实向虚’行为,严厉打击地下钱庄、非法外汇交易平台等违法违规活动,保持健康良性的外汇市场秩序,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一名杨姓华人男子对《侨报》表示,其实自2017年初开始,利用“蚂蚁搬家”形式已经很难转移资金。而通过地下钱庄和黑市交易的方式,不仅安全性难以保障,还要缴纳高额的“手续费”。

南加州圣地亚哥专门从事地下钱庄交易的李威(化名)对《侨报》说,目前从中国向美国转移资金,每100万美元要收取高达10%至20%的手续费。

而《南华早报》援引内部消息人士的话称,此前香港是中国向外汇款的“便捷通道”。但由于交易信任问题,目前交易量也在下滑。彭博社介绍称,香港有超过1200家“换钱庄”,可以为中国富豪进行财富转移业务。

影响

中国管控影响海外置业 美国房价恐暴跌

今年3月数据显示,加拿大人热搜美房产市场,中国人热情减退

由于中国对外汇的严厉管控,目前,华人海外置业也变得十分困难。

彭博社援引加州一名资深房产经纪的话称,从2016年10月份开始一直到现在,由于中国政府对资金外流的管制越来越严厉,不少购房者在向美国汇款上出现了问题。并且,很明确的现象是,南加州的房地产市场的确受到的冲击很大,尤其是150万美元以上的豪宅,非常不好卖。

彭博社报道称,中国对外投资(包括房产和其他产业)一反自2009年以来的爬升趋势,在2017年头4个月首度下降了71%。中国对外投资整体在2016年创下新高,中国企业购买了价值2460亿美元的外国资产,但是自从2016年底至2017年初,中国监管机构为了防止人民币下滑和促进国内投资,以严格的外汇管制来打压海外炒房、炒股和其他投机性投资。

侨报记者查询海外购房咨询杂志《居外IQ》官网搜索数据显示,2017年2月间,中国买家搜索在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的房产,呈现较去年同比增加的态势,达到47.2%、42.7%和32.5%,但今年,搜索美国房产数据直线下滑,只有26%。

另据美房产杂志《The Real Deal》5月20日的报道称,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R)最近根据Realtor.com 的3月数据显示,外国买家正在搜房的美国前五大房产市场包括迈阿密、洛杉矶、华盛顿、夏威夷和纽约市。所有这五大市场在2016年都曾是中国买家的热点。但截至3月,在这五大市场搜房的外国买家,中国人甚至算不上前五名。相反地,加拿大人在每个城市都名列榜首。

而新西兰《先驱报》则称,美国房价可能暴跌,现在房市数据呈现出新趋势:与去年同期相比,房屋销量下降,房价仍在上涨,但步调放缓;漫天开价仍有人买的境况不再,一些卖家甚至开始降价。

北美购房网数据显示,在华人聚集区加州,大金额的房产市场放缓了不少,不过五六十万美元左右的房地产依旧抢手。

大洛杉矶地区的房产价格,自去年开始一直缓慢上涨。今年6月平均价格同期增长7.8%,但平均销售量却下跌12.4%,而5月的平均房价也有同期9.3%增幅,但销售量下降5.6%。由于大金额的房产卖不动和库存少等原因影响了百分比,预计未来销售量还是会下跌。

洛杉矶地区房地产经纪表示,由于大陆政府对资金外流的管控,目前唯一可以合法汇钱出境的管道,只有靠公司投资海外子公司的方式,用公司名义买物业。

但即便这样,最近大陆来的现金买家还是少了好几成,现在出价的大多是已经在美国的华人,而这些华人购房多是需要贷款的,连去Open House展示屋的大陆买家都少了许多。

趋势

资金外流严重 近几年外汇管控不会放松

法国投资银行Natixis SA估计今年中国资金外流将达9000亿美元

许多把目光聚焦海外投资市场的华人经常要问,中国何时能放缓外汇把控?答案是,近几年都不会。

那么,中国为何如此抓紧资金外流?

其实,资本外流并不一定是坏事,简单来说,中国只要用外币购买外国产品,就等于是资本外流。中国财团海外并购也是一种资本外流,可不见得是坏事。但中国的问题在于,越来越多的资本想逃离中国,想进入中国的资本也越来越少,两相对比,造成了中国资本外流数量庞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在过去几年里,中国大陆存在着比较严重的资本外逃现象。余永定说,从2011年第一季度到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大陆在国际收支中的误差与遗漏项累计额是6200亿美元,这反映了资本外逃比较严重的现象。余永定认为,在2010年至2017年这7年时间里,大陆一直在输出资本,经常有大量的项目顺差,净资产应该上升,可大陆不仅没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这个缺额差不多是1.3万亿美元,这里面有统计问题,肯定也有资本外逃的问题。

他说,大陆现在在海外的资产大概是5万亿美元,负债是1.7万亿左右,也就是说,大陆是个净债权国,海外投资收益应该为正。但过去十几年来,大陆在大部分时间的海外投资收益是负数,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其原因是大部分海外资产是外汇储备,外汇储备的收益率是非常低的。

资本外流现象在2016年愈加严峻。法国投资银行Natixis SA估计中国的资金外流在今年将会达到9000亿美元,尽管包括“禁止使用信用卡和借记卡在香港购买保险产品”等措施在内的限制人民币外流的政策相继出台,也无济于事。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人联想到一个简单的问题:中国政府这么努力地力挺人民币、打击资本外流是为了稳定人民币汇率与市场环境。彭博社认为,中国政府真正担心资本外流的原因是担心过度自由化带来的深层影响。中国的银行步履蹒跚,不良拖欠率平均达到30%,定期还需从中国人民银行那里获得流动性资金。货币市场利率也在升高,从今年夏天的2%以下升至2.3%。允许国际资本流动可能会引发更大的资金撤回,这对于已经饱受不良贷款影响的银行业流动性来说又是一记重击。换句话说,中国处于“支撑人民币汇率”和“资本自由流动”的夹缝里,还时刻面临着银行业危机。

而《南华早报》则分析称,中国严管资本外流是因为,中国的资本外流,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非法”的地下钱庄进行的。有的公司为了成功转移资金,甚至采用了一种颇为新颖的手段:先是伪造公司,然后和这个公司打官司,故意输掉,然后将“赔偿”转移到美国。不论是中国的企业还是个人,都在利用地下钱庄、购置地产、购买境外保险等各种合法的不合法的手段转移资产。

巴西经济学家Stephen Charles Kanitz曾说:“到底是‘外国投资’还是‘资本外流’,取决于形式,对于虚假贸易、地下钱庄、购买境外保险等形式的资本外流,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外国投资。”

来源:美国中文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